-被质疑“演什么电影”的欧豪 暑期档电影竟最多

2019-02-02 11:27:52 围观 : 124

  欧豪:没有必要。我不喜欢抱怨。既然是你选择的,就应该去承受。抱怨没有用。

  欧豪:我觉得多少有一些吧,是一种不一样的喜感。欲速则不达,我觉得还是稳扎稳打,踏踏实实地做好每一件事情,演好每一部戏。

  欧豪:我觉得算是吧。我有一场打戏,因为要求速度特别快,基本都是演员和演员真打,没有替身。我有一条一拳挥过去力度没掌握好,一拳打到一个方桌的尖角上面,当时的手一下就肿得这么大。

  腾讯娱乐:上次采访杨树鹏导演跟你提过,你应该再解放一些天性,对你会有很大帮助。这一年多里解放得如何?

  爱上演戏,对欧豪来说是个意外。从快男舞台毕业后,他听从公司的安排,开始接戏。质疑声四起,都是“一个歌手演什么电影”这样的套路。他自己也为此反复纠结过。直到演了《左耳》中命运坎坷的张漾,没有技巧的他,只能凭满腔的热情、一身的力气去投入全部的感情。“快问快答”环节,当我们问到出道四年多来,哭得最凶的是哪一次,每个问题都要需要思考很久的欧豪,不假思索地答道:在拍摄黎吧啦坟前忏悔之前,他为了调动感情,写了一大篇台词以外的独白,结果念到泪如决堤。和马思纯情定《左耳》,并且至今感情稳定,大概也可以被视为这次入戏最强有力的证据。

  腾讯娱乐:拍《建军大业》演叶挺将军,工作人员说你喜欢在片场不愿意坐下来,溜达来溜达去以便入戏,怎么总结出来这个方法的?

  欧豪:对,就好像现实生活中我们都会有这样的一面,因为很多原因,不愿意把内心脆弱的一面表现出来。我也有脆弱的一面,完全不想表现给别人看。通过角色,我觉得我可以有这样的表达。

  《青禾男高》的长镜头跑酷戏,校园里不能吊威亚,他就在无保护措施的状态下从5楼翻越到1楼,最后一跳时脑袋空白,忘记做动作,腾空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双手本能抓住栏杆,才没有摔下去。但欧豪没有因噎废食,缓过神之后立刻又拍了一条。采访中他坦诚,现在回想也觉得挺后怕的,但是自己一兴奋就容易忘记危险和恐惧,而且想到这是一组很酷的长镜头,就只想尽力完成,也替导演省点心。

  2017年的这个暑期档,欧豪以参演《秘果》《悟空传》《青禾男高》《建军大业》四部电影成为最忙碌的演员。这便是最近一年多来,欧豪只在过年休息了十几天的工作成果。采访当天,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欧豪凌晨到达北京后,只睡了不到两个小时就起来妆发了,出息了一天的活动下来,一到转场的时候整个人仿佛随时会瘫软在地。而且,直到五点进入我们的采访间开始,又困又累的他一口饭还没吃上。

  但是,在摄像机前坐定后,欧豪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从《秘果》《悟空传》《青禾男高》《建军大业》,从他最爱的动作戏,到他第一次尝试的喜剧表演,越聊越兴奋。这种兴奋,一部分来自于他作为艺人的职业素养,另一部分是因为,凡是在场的人都能深深感受到,他发自内心地喜欢演员这份工作。

  欧豪喜欢拍动作戏,完成一组很酷的镜头让他感到很热血,很man,也让这个在现实世界中对于规则边界十分敏感的男孩,找到了最接近自由的快感。但这种热血会让他对于危险嗅觉“迟钝”,以至于对于身体的使用往往不计后果。迄今为止,我们已经从《少年》《青禾男高》《妖猫传》《建军大业》等片方工作人员那里,听到过无数个关于欧豪拍动作戏有多么多么拼命的故事。只要是动作戏,能够亲自做的他都会亲自做,吃了痛受了伤,简单处理一下就能立刻投入拍摄。

  欧豪:我一直都觉得努力是最大的天分。我可能没有演戏的天赋,但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把事情做得更好。这几年我唯一觉得问心无愧的,是我在认真努力地做好每一件事情。我刚开始演电影的时候,很多人质疑“一个歌手演什么电影”。我也很纠结。刚开始我是被动的,是因为工作安排(才演的)。我个性比较要强,既然我做了,我就要证明自己,希望自己有价值。

  欧豪:外表比较酷,内心对于爱人非常痴情。但是这段感情很纠结,也很残酷。天蓬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阿月,一辈子只爱她。不能说一辈子了,现在叫“三生三世”(笑),不管是在天上,还是在凡间,都只爱一个人。他以为阿月死了的时候,心如死灰,对他来说没有任何事情是有意义的,也看不到希望。再次遇到阿月的时候,他才重新燃起内心的这团火。但是命运设定他们没办法在一起,很无奈。这个人物是一个悲情的角色,命运是坎坷的,爱情也是坎坷的。整个人物是丰富的,我喜欢他有一些内心情感的表达。

  欧豪:算是一种鼓励吧。我觉得我经历的事情足够让自己变得成熟,这样一个工作强度,接触到的人和事物,会让自己比更成熟。

  欧豪:也有很多打戏,第一次使用兵器。但都是现场套招,因为它毕竟是古装戏,比较花哨一些。我那两把尖刀,没事就刺我一下。我都不担心会被Eddie(彭于晏)或者乐哥打到,我就怕自己打到自己。打败自己的不是别人,是自己(笑)。

  欧豪:我比较热血,想做一件事情不太会考虑后果,只想把它做好。那个场景后来想想我也后怕。那是校园,没有办法进吊车,所以没有办法做威亚。跑酷本身属于极限运动,比较危险,那个场景还是在五楼楼顶的边缘,没有任何栏杆。我从上面一路跑下来,五楼跳四楼,四楼跳三楼,三楼跳二楼,二楼跳一楼,做不同的动作,各种翻越,当时是很兴奋的。

  欧豪:当然是悟空。它是叛逆、热血的代表。我们在年轻的时候,不能这么说(笑),我们在青春的时候,都会渴望去对抗你不认可的事情。永远都觉得叛逆的时候是最自由的,最不用顾及别人感受,最不用考虑后果,但那个时候人是最快乐的。我觉得这是所有男孩心中的代表人物吧。

  欧豪:我不会让他们知道的。我对我妈妈就是尽量不跟她说工作上的事情。我妈太容易担心了,一听声音(不对),就说你是不是感冒了,就会表现出母亲对孩子那种夸张的紧张。有时候语气中稍微透露一点点,她都会知道你不开心了。所以就报喜不报忧。

  腾讯娱乐:记得去年你说确实没有料到对演戏有了更多野心,今年一年就要上五部作品,会不会太拼了?

  欧豪:没有,角色给过来,是喜欢的(就接了)。我也希望能有不一样的尝试。我并没有给自己规定今年要上几部电影之类的。包括我对未来也没有计划,只觉得活在当是最重要的。我现在热爱这个工作,就尽全力做到最好。我唯一的目标就是想让大家看到我的价值所在,我不一样的地方。

  迄今为止,我们已经从《少年》《青禾男高》《妖猫传》《建军大业》等片方工作人员的口中,听到过无数个关于欧豪拍动作戏有多么多么拼命的故事。《少年》中的撞车戏拍了十几条,撞到膝盖受伤也不吭声,导演喊“过”的时候才发现他已经坐在地上起不来了。《青禾男高》的长镜头跑酷戏要从5楼翻越到1楼,没有威亚保护,但即使差点头朝地摔下去,简单处理一下之后,欧豪又会立刻继续投入拍摄。

  欧豪:对,现在这个工作是我喜欢做的。势必失去一些自己的生活,自由的时间,但我不会抱怨,因为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如果明年、后年我不想拍戏了,也有这种可能。等你的想法有一些改变的时候,尊崇自己的想法就可以了。

  欧豪:会有。我本身是一个有依赖性的人,喜欢吃一样东西就一直吃,信任了一个人会一直信任。在那样一个环境里面,连续三个月的情绪里面,慢慢就会沉浸在里面。(杀青后)改变环境,就得给自己一点时间(适应)。

  欧豪:这是我们对于这个角色的表现方式。那个时候叶挺将军是28岁,差不多也是我这个年纪,意气风发,年轻气盛。而且在战场上面对敌人的时候,必须得勇敢,得狂傲。所以跟导演在商量如何表现的时候,我觉得得用很激情,很热血的那种方式。

  欧豪演了那么多叛逆少年形象,已经将同类型的年轻演员远远甩在身后,实际上他也是一个略带漫画感的热血少年。有趣的是,拜早早进入社会的经历所赐,他骨子里也有极为现实的一面,深知遵守游戏规则,并不是懦弱的表现,而是实现目标的最佳途径。就像当年在快男舞台上,当其他十强选手为了不能离开城堡去送淘汰选手而跟节目组发脾气时,他是劝诫的哪一个。就像如今接戏接到2017年上了五部戏,一年到头只有过年才能休息十几天,他依然没有抱怨,因为他知道他这个年纪就该拼命,才能让人看到自己的价值。但这一切,对于欧豪而言又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他不会被紧张感驱使去做太过长远的计划。如果想法改变了,他需要做的就是遵从自己的内心再次做出选择,并且承受一切后果。

  《左耳》给我很不一样的感受,那个时候我的表演很青涩,不懂什么是塑造人物,分析故事。但是这部片子让我觉得表演是有意义的,因为我有投入到感情在里面。所以三年之后再演张漾的时候,情绪是很丰富的,戏内戏外都有不一样的感受。

  腾讯娱乐:《秘果》你一出现,观众说你变沧桑了,感觉像是20年后的张漾,你觉得是夸奖吗?

  欧豪:没有,如果真的遇到喜欢的事情还是会这么去做。现在年轻,是该拼搏的时候。过几年之后,考虑的事情更多了,可能会觉得有些东西没有必要这样去做了。但是现在还是会不顾一切。

  4年前的那个夏天,欧豪一站到快男(在线观看)舞台上,就能让谢霆锋都秒变害羞迷妹。4年后的欧豪,仿佛没被时间爬过皮肤一般,依旧热情似火,并且有足够的能量让周围的人都被他的热情感染。这种热情,并不仅限于用在他喜欢做的事情上。对于“被动”地从歌手转型为演员,只要他认定了这个选择,他一定会全力以赴,向人证明他也是可以做好的,是有价值的。

  ]2017年上了五部戏,一年到头只有过年才能休息十几天,他知道他这个年纪就该拼命,才能让人看到自己的价值。如果想法改变了,他需要做的就是遵从自己的内心再次做出选择,并且承受一切后果。

  但也有意外。二楼翻到一楼的时候,大概三四米高,本来应该做个动作一撑,直接往下跳。但我脑子突然蒙了一下,一片空白,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忘记做那个动作,直接往外跳了。跳出去之后立刻反应过来,两只手抓住栏杆,整个人挂在上面,底下人都“哇”了出来。当时如果没有抓住栏杆掉下去的话,虽然下面也有纸箱垫保护,但是你不知道会是头先着地,还是背先着地。想起来会有后怕。但是还是想把这条拍好,因为我觉得这是很酷的一组镜头,所以立刻又来了一条,就成功了。

  欧豪:《青禾男高》这个人物有些中二,就有些不一样的喜剧的尝试。我觉得慢慢来吧。

  欧豪:我觉得是内心有使命感,所以他不怕。虽然他只是其中一个人,但他内心背负的是整个民族的命运,当然不一样了。

  这种全身心的投入,让欧豪感受到了演戏的致命吸引力所在。虽然在舞台上总是活力四射,但现实中的欧豪,并非一个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原生阳光男孩。年幼时就跟随外出打工的父母离开家乡,在异乡长大、求学再到打工,无数次被挑衅、冷眼、忽视的经历,早就让他认清了这个世界的现实:身处逆境,抱怨是最无用的,想被人看得起,就必须比人更强。所以他早已学会将脆弱的一面隐藏起来,哪怕是面对父母、面对常年陪伴在身边的工作人员,他都很少主动倾诉。但是在电影中,他可以尽情发泄那些脆弱的、压抑的负面情绪,或者过于炙热的情感。

  《建军大业》中饰演叶挺,工作人员说他拍摄过程中很少坐下来,一直走来走去。问了才知道,演叶挺,他非常谨慎,做了很多功课,想到叶挺是为将者,在战场上根本没时间坐下来休息,一定是不停走来走去观察军情,于是想到通过这个方法入戏。没有科班训练,自认也没有太多天赋,欧豪能做的就是用最笨的方法像角色一样思考、行动,努力接近人物、理解人物。

  欧豪:我觉得塑造一个角色,最重要是让人家觉得真,很多时候就要代入自己真实的情感。我觉得这是最基本的。

  欧豪:过年休息了大概十几天,陪陪父母。其他时间就算不是在工作,也会有工作的事情,不会那么放松。但是回家过年就很开心。

  欧豪:在那样一个状态下,整个人是兴奋和紧张的。也可能是性格的问题吧,我在电影拍摄的时候,除非我真的没有办法做到难度特别高的动作,只要力所能及的一定要自己做。比如(最后那个长镜头)一个棍子打我的背上,没轻没重,你知道会很疼,但是拍摄得继续下去,手伤什么的就不在话下了,中暑了还得继续。

  腾讯娱乐:你渴望自由,又能敏感意识到规则是什么,选择就要接受,为什么会有这种两面性?

  欧豪:好像也没有很高兴的部分,都是很悲情的。这个天蓬的设定,不再是我们以前认知的天蓬。一开始找我演天蓬,我说“不可能吧”,吓一跳。后来看了小说,又看了剧本,跟导演聊天,知道他的设定是天尊身边的冷血杀手,天尊让他去解决谁,他就解决谁,没有二话。但是再次遇到阿月的时候,他的人生发生了改变。北京那时候还下着雪,特别特别冷,人造雨打在我身上,直接就结冰了。而且因为都是在比较悲伤的戏,哭戏,整个人情绪都比较压抑。

  腾讯娱乐:《青禾男高》里有场跑酷的戏,是在五楼屋顶上的一个很狭窄的地方,怎么克服恐惧的?

  欧豪:还不知道,也想休息一下,充充电,再学学别的技能,再重新出发。比如再学学跑酷(笑)。可以精神饱满地再去迎接新的挑战。

  欧豪:我觉得是经历的关系。我比较早进入社会去体验社会关系。我内心有渴望自由的一面,但是我深知很多时候你没有办法控制,有很多规则,很多限制。我并不觉得我在比赛的时候,尊崇规则是懦弱的表现。我想在舞台上展现自己,这是我的选择。这个游戏有它的游戏规则,既然你来了,就要尊重这个规则。你想要自由,你可以有别的选择,你可以退赛。这两者我觉得是不冲突的,关键看你自己想要什么。到现在我也这么觉得。

  欧豪:对,痛就不说了。还有很多这种意外受伤,都是喷了一点药,抖一抖,那个疼稍微有点麻木了,直接就来第二条。拍出来的效果真的很感动。

  欧豪:比如你让我从二楼后空翻下来,这个需要技术,我做不到,出于对它的尊重我也会说不。但是如果前期可以训练,我还是愿意尝试。

  腾讯娱乐:据说你做了好多功课,觉得叶挺将军是个很桀骜的人,于是将他表现很摇滚。

  但是,对于“拼命”“努力”,欧豪是自觉,但又不自知的。他说这几年他最问心无愧就是“认真努力做好每一件事”,但是他又觉得这没什么了不起。比起被夸“拼命”,他更愿意被夸“有悟性”,因为不管能否得到夸奖,他都会拼命,直到身体真的拼不动为止。

  欧豪:战争时期哪有那么多时间坐着?肯定很多时间都是在观察,特别是当兵的为将者。拍《建军大业》我非常非常谨慎,关于叶挺那个人物,做了很多功课。他跟我演过的其他角色不一样,他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历史人物,又是先烈英雄,我觉得很自豪,也有一种使命感,希望能把这个任务做好。我在《建军大业》发布会上说过,我曾经拍到临近吐的边缘,不敢让自己松懈下来。想想当年,他们所做的事情是多么伟大。跟他们比,我觉得已经很幸福了。我跟我爸提起,我爸特别开心,还给我点赞。